<ins id='3byol'></ins>

    <i id='3byol'></i>

  1. <span id='3byol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3byol'><div id='3byol'><ins id='3byo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3byol'><strong id='3byol'></strong><small id='3byol'></small><button id='3byol'></button><li id='3byol'><noscript id='3byol'><big id='3byol'></big><dt id='3byo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byol'><table id='3byol'><blockquote id='3byol'><tbody id='3byo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byol'></u><kbd id='3byol'><kbd id='3byol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3byol'><strong id='3byo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dl id='3byol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3byol'><em id='3byol'></em><td id='3byol'><div id='3byo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byol'><big id='3byol'><big id='3byol'></big><legend id='3byo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3byol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交換殺人遊戲,敢不敢玩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2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先回答兩道靈魂拷問。一,有沒有一個人,你想過把TA殺掉,哪怕隻是某個瞬間的想法?二,如果不會被捕,你真的會殺瞭TA嗎?

          比如這樣一個故事。一位職員,長期被上司辱罵,做什麼都被罵。上司犯的錯,甩給他扛,還罵,“像你這種垃圾,根本不配做人!”

          職員忍無可忍,徹底崩潰,腦子裡叫囂著一個聲音,“殺瞭他!”

          但如果是職員動手,很快,警察會找上門來。警察總是從被害者的人際關系展開調查——有數據顯示,九成的兇殺案,都是熟人作案。

          那麼,找一個與上司零交集的第三方去動手呢?沒有人際關聯,沒有殺人動機,警察找兇手,簡直是大海撈針。職員願望達成還無須承擔任何風險。

          會有這種美事?不會。但有一種解決方案。第三方幫職員殺瞭上司,職員也去幫第三方殺一個他的仇人。兩兩交換,以物易物。這樣,雖然都成瞭殺人犯,但被捕成本,比職員直接殺上司降低瞭太多。

          以上,純屬理論假設。日劇《輪到你瞭》卻變理論為實踐。

          而且情境設置就很刺激,把一堆神經兮兮殺氣很重的男女老少塞進一棟公寓裡,以一集死一人的頻率,開始你殺我我殺你……目前已播6集,死瞭7人。

          代入想想就是,身居一棟兇宅,隔壁住著兇手,樓上樓下飄著亡魂。這是什麼陰曹地府的生活氣息!

          主線角色是一對年齡相差15歲的忘年夫婦。

          在搬進公寓的第一天,妻子受邀參加居民會。會上,13位住戶鬼使神差玩瞭一個遊戲。不署名,在紙條上寫下“希望TA死掉”的人的名字,交上去,再從中抽取一張別人的紙條。

          13張紙條集成一本死亡筆記。

          開始是有人反對的,覺得,這遊戲太奇怪瞭,多陰暗的內心才會隨隨便便詛咒別人去死呢。然而,當紙條和筆擺到面前,莫名地,就有瞭一種想要殺人的詭異的氛圍。

          沒有誰是真正的絕世白蓮花。黑化易如反掌,隻在一瞬間。那個瞬間裡,13個人仿佛變身擁有生殺大權的神,神說要誰死,誰就得死。殺意在會議室翻滾。

          女主有猶豫過,握著筆,環顧四周。四周都是奮筆疾書的鄰居們,個個神情嚴肅,像在進行人生中具有決定意義的考試。她想瞭想,也埋下頭,寫下一個名字。

          13個人都是普通百姓,有醫生,有學生,有退休職員,有職場媽媽。人人一副居傢溫良的模樣。但寫名字的樣子,跟劊子手也沒什麼兩樣。

          殺人是假,但紙條上的名字連同那份惡意是真實存在的。那些名字還不知道,有這麼13個人,恨他們恨到巴不得他們死掉。

          後面的神劇情是,假殺人搞成瞭真死人,紙條上的名字,一個接一個地“如願”死掉。重點,每一案的死狀之離奇之驚悚,堪稱整部劇的名場面。

          比如第一起死亡事件,發生在居民會當晚。起因是,在忘年夫婦的傢中發現一串陌生鑰匙。妻子猜測,鑰匙主人是唯一來過傢裡的公寓管理員。

          夫婦倆給管理員打電話,奇怪的事發生瞭。一邊是管理員電話接通的嘟嘟聲,一邊,從陽臺上傳來手機來電的鈴鈴聲。兩個人警惕地移向陽臺,嘩地拉開窗簾——

          媽耶,管理員竟然倒掛著懸在面前!

          嚴重懷疑導演是惡作劇小能手。倒掛出場已經夠嚇破膽瞭,還設置一個細節,讓管理員先閉著眼,以為他死瞭,突然推特寫,眼睛居然又給我睜開!

          睜開眼的管理員拼命掙紮,掙斷瞭繩子,墜樓而亡。

          第二案,恐怖升級。

          一個叫山際的名醫被殺,頭沒找到。山際是公寓醫生寫下的名字。於是有一天,醫生回傢,發現洗衣機莫名其妙在運轉,邊轉,邊發出沉悶的咚咚咚。有一團毛巾在裡面。

          他按下停止鍵,打開洗衣機門,伸手去掀毛巾——山際的頭,找到瞭。

          從此以後無法直視滾筒洗衣機。

          追這部劇,必須學會適應導演對屍體展示的極致惡趣味,極致開腦洞。能夠與“洗衣機洗頭”比肩的畫面是,高爾夫球桿的包包裡裝腳。

          公寓有一對夫妻,原本過著幸福的生活。可惜丈夫不育,妻子無法實現做母親的夢想,感情急劇下降。夢碎的妻子逐漸變得不正常。尤其對鄰居傢一個5歲小男孩,產生瞭臆想,覺得是自己的兒子。

          品品這個變態怪阿姨的笑,真的真的真的,太令人發毛瞭。

          丈夫勾搭上瞭公司小妹後更很少回傢。連回傢拿高爾夫球桿都不肯,發信息,叫妻子寄到公司。那是一套高級球桿。丈夫洋洋得意,要給同事展示他的球桿。

          一點點拉開球包的拉鏈——高級球桿中,直挺挺立著一隻腳,皮膚蒼白,指甲鮮紅。是妻子的腳!

          怎麼樣,大半夜的,清醒瞭嗎?再來。

          還有一傢住戶,住著婆婆、媳婦和老公。婆婆是個老年綠茶婊,在外人面前,努力營造溫馨的婆媳關系,在兒子面前,裝得可憐巴巴說媳婦的壞話。

          其實呢,每天,婆婆霸凌媳婦,笑她沒文化,指揮她幹活,甚至故意從輪椅上摔倒嫁禍給媳婦。

          以為媳婦把婆婆殺瞭?呵呵。

          一次晚飯,媳婦突然站起來,把燈關瞭,端出一個生日蛋糕唱生日歌。婆婆不耐煩地問,誰的生日?媳婦發出哨子一樣的聲音,“是我!”吹滅瞭蠟燭。

          蠟燭滅,房間漆黑。有人影閃過。

          當蠟燭再被點燃,媳婦和老公倒在血泊裡。

          奶油蛋糕上,噴濺的血和草莓交織在一起。原本寫著“HAPPY BIRTHDAY”的字牌,被兇手換成瞭“赤池美裡”。

          很好,再也無法愉快地吹蠟燭吃生日蛋糕瞭。生日歌從此變喪歌。

          這些兇殺案,不單是殺人。按照居民會上開玩笑的說法,“自己想殺的人,別人幫你殺瞭,你就得殺抽到的那個人,不然算違反規則。”

          事實證明,這不是一句玩笑。每一個紙條上的人死掉,紙條的主人就會收到催單,“輪到你瞭。”

          13位住戶13張紙條,擊鼓傳花似地,展開連環殺人模式。

          居民會上,一時被煽動的殺意,最終,生長、蔓延為血流成河的真實的殺意。該恭喜他們除掉瞭眼中釘,還是活該他們真成瞭殺人犯?

          他們想別人去死,卻先把自己送上瞭斷頭臺。這是來自殺欲最狠的報復。